粟裕談孟良崮之戰:說74師冒進是把敵人想得太愚蠢

2020年5月21日

由于敵人擬對我實施中央突破,敵第七十四師的態勢勢必稍形突出,但在戰役發起前敵兩翼部隊距第七十四師僅四至六公里。上述說法,可能是由于不了解我們創造和捕捉戰機過程的緣故,從我軍通常采用的傳統戰法出發來臆想戰場情況,這未免是“削足適履”,而且也把敵人想得過于愚蠢

要把敵第七十四師從重兵集團中挖出來予以殲滅是艱巨的。實現戰役決心的第一個關鍵是隱蔽我軍意圖,達成對敵第七十四師的合圍。我擔任主攻的五個縱隊,出色地完成了各自的任務。

五月十二日晨,敵第七十四師由重山、艾山間渡過汶河,占領了黃鹿寨、佛山、三角山、馬牧池等地,與我九縱一部激戰于馬山、邁逼山、大箭一線。十三日下午四時,該敵攻占了馬山等地,距其主要攻擊目標坦埠尚有七至十公里,躊躇滿志,準備于十四日攻占該地。敵第二十五、第八十三師則分別進到舊寨、依汶莊地區。

面對敵軍進攻,我第九、第四兩縱隊全力由正面抗擊敵第七十四師。我第一縱隊則利用敵軍各求自保的心理,于十三日晚,以小部對敵第二十五師發起進攻,使該敵誤以為自己受攻擊而無暇他頤。我主力則利用山區地形實行迂回,從該師與第七十四師的結合部向縱深**,并搶占制高點。第八縱隊以相同的戰術從第七十四師與第八十三師之結合部插入,并奪取制高點。我第六縱隊則從魯南之白彥地區兼程向垛莊急進,以斷敵退路。到十四日上午,我第一縱隊一部逼近蒙陰城,構筑了阻擊敵整編第六十五師之強固陣地,主力攻占了蛤蟆崮、天馬山、界牌等要點;第八縱隊攻占了桃花山,磊石山、鼻子山等要點;第六縱隊于十四日晨到達距垛莊西南二十余公里之觀上、白埠地區。而正面第四、第九縱隊,經過激戰,已推進到黃鹿寨、佛山,并攻占了馬牧池、隋家店。我軍對敵第七十四師的包圍態勢已大體形成。十五日拂曉,我第六縱隊在第一縱隊協同下攻占了垛莊,第八縱隊則攻占了萬泉山,三個縱隊打通了聯系,最后封閉了合圍口;并構成了阻擊第二十五、第八十三師的強有力的對外正面的堅強防線。

在這一個回合中,動用隱伏于魯南的六縱隊,是關健的一著。第六縱隊同敵第七十四師是死對頭;記得當時我們命令該縱留在魯南隱伏待機時,縱隊司令王必成同志很擔心打第七十四師時沒有他們的任務。我對他說,你放心,打敵七十四師一定少不了你們。當時第六縱隊距垛莊約一百公里之遙,一路山區,他們十二日接獲命令后,立即收攏部隊,急速開進,十四日即抵達垛莊附近。王必成同志后來曾以“飛兵激渡”來形容他們的這次行動,是不夸張的。這說明在戰役指揮中設想可能出現的情況,走第一步就預想到第二步,有時要巧妙地預留伏筆,是靈活用兵的重要一著,此次我軍誘敞深入,而又預恢第六縱隊于魯南待機,達著棋,一旦動起來、全盤就活了。

到十四日上午,敵第七十四師發現我軍已迂回到他們的翼側,有被包圍的危險。便倉猝收縮南撤,企圖通向垛莊。但撤退中發覺垛莊已為我所占,只得退縮到孟良崮、蘆山地區,并不得不把美式重炮和許多現代裝備丟在山下,因而喪失了它現代化的“優勢”。

在我軍以往的戰役中,一般只要對敵人達成了戰役合圍,勝利就算基本有把握了。但是,這次戰場態勢特殊。我軍五個縱隊包圍著敵第七十四師,敵軍卻有十個整編師(軍)包圍著我軍。第七十四師為敵“五大主力”之首,其戰斗力不可低估,且該部所退守的孟良崮及其周圍山地,山峰陡峭,主峰海拔在五百米以上,巖石累累,土質堅硬,易守難攻。因此,攻占垛莊后,陳總和我雖都松了一口氣,但鹿死誰手,尚待決戰。我立即帶領少數參謀、機要人員,將指揮所向前推移,進入山溝,以便密切觀察和指揮戰事。

果然,當敵第七十四師被我包圍后,蔣介石認為該師戰斗力強,處于易守難攻的高地,臨近有強大的增援兵力,正是與我華野決戰的好時機,便一面命令第七十四師師長張靈甫堅決固守,以吸住我軍,一面急今新泰之第十一師,蒙陰之第六十五師、桃墟之第二十五師、青駝寺之第八十三師、河陽之第七軍和第四十八師火速向第七十四師靠攏;又急今萊蕪之第五軍南下,魯南之第六十四師和第二十師趕向垛莊、青駝寺,樓德之第九師趕向蒙陰增援,企圖內外夾擊,與我軍決戰。張靈甫亦自恃建制完整,又處于戰線中心,外有大量援軍,要求空投彈藥,依托山頭高地固守。在蔣介石嚴令督促下,蔣軍各路援兵,一齊向蒙陰東南急進。

這時的關鍵,一是圍殲第七十四師能否迅速解決戰斗;二是阻援力量能否擋住敵之援軍。根據戰場形勢發展,陳毅同志當即發出了“殲滅七十四師,活捉張靈甫”的響亮口號。廣大指戰員立下“攻上孟良崗,活捉張靈甫”“消滅七十四師立大功,紅旗插上最高峰”的誓言。各級指揮員到第一線督戰,作戰形式主要轉入了陣地戰。

圍殲戰是一場劇烈的陣地攻堅戰。我軍于十五日下午一時發起總攻,從四面八方多路展開突擊。敵第七十四師和第八十三師十九旅五十七團麋集于孟良崮、蘆山及附近山地。依托巨石,居高臨下,不斷對我發起反沖擊。從戰術上來說,依托陣地的反沖擊,可以給對方以相當的殺傷,何況我軍為了爭奪每一個山頭、高地,要從下向上仰攻,每克一點,往往經過數次、十數次的沖鋒,反復爭奪,直到刺刀見紅,其激烈程度,為解放戰爭以來所少見。

我軍發揚英勇頑強的戰斗作風,逐次粉碎敵人的頑抗,縮小了包圍困。張靈甫在我軍強大攻勢的重壓下,組織了大規模的反擊,先向南,又向西,后向東尋隙沖擊,試圖突出重圍,均被我軍擊退,并遭到慘重殺傷。十五日晚,敵軍已被壓縮于東西三公里,南北二公里的狹窄山區。該地草木極少,水源奇缺,敵人空投的糧彈和水囊又大都落到我軍陣地,數萬敵軍已處于極端饑渴難支的狼狽困境。

十六日上午,我軍再次發起攻擊,首先集中強大的炮兵火力,向敵軍密集的山頭、高地猛烈轟擊。在濃煙和火光中,敵人的血肉與巖石碎片齊飛,形成一片混亂,我步兵在強大炮火掩護下猛烈沖擊,越戰越勇,指戰員不待上級命令,哪里有敵人就向哪里沖。十六日下午,攻占了所有高地,敵軍官兵紛紛就擒,猖狂一時的張靈甫及副師長蔡仁杰均被擊斃,我擔任突擊的五個縱隊的英勇健兒,會師于孟良崮、蘆山頂峰,歡呼聲驚天動地。

阻援戰斗則是艱苦的陣地防御戰。我軍利用既設野戰工事進行了頑強的阻擊,象一座座堅固的堤壩,擋住了敵人一波又一波的沖擊,敵第五軍被我第十縱隊箔制??;敵第十一師被我第三縱隊抑留于蒙陰以北;敵第六十五師在我第一、第六縱隊各一部阻擊下,前進不到十公里;敵第七軍第四十八師被我第二、第七縱隊箔制??;敵第二十師、第六十四師被我魯南軍區地方武裝牽制,未能及時趕到青駝寺。敵第二十五師、第八十三師雖逼近我軍包圍圈,與第七十四師相距僅五公里左右,并對我形成炮兵火力交*,但仍無濟于事。

在收攏部隊、清點戰果之時,我電臺發現孟良崗地區仍有敵人電臺活動,似有殘部隱匿,我們立即嚴令各部清查斃傷俘敵實數。根據各部報告,我發現所報殲敵數與七十四師編制數相差甚大,即今各部繼續進行戰場搜索。當時山雨欲來,陰云密布,能見度很低。部隊在嚴密搜索中又發現約有七千余敵隱藏在孟良崮、雕窩之間的山谷中,已開始集結,這說明我軍搜索不嚴,同時也說明各部均能如實報告殲敵實數,不事浮夸,才得以發現這股殘敵。于是我即今第四、第八、第九縱隊立即出動兜剿。各部隊不顧疲勞,復又投入戰斗,十六日下午五時全部肅清殘敵。至此,我們的戰役意圖得到完全實現。蔣介石的精銳主力、嫡系中的嫡系、整編第七十四師,悉數就殲。我們取得了戰役全勝。我立即打電話報告陳毅同志,陳總在電話中興奮地說:我在電話里向全體將士們祝酒致賀!

這次戰役,我殲敵三萬二千余人,徹底粉碎了敵統帥部“魯中決戰”的計劃,嚴重挫敗了敵對山東的重點進攻,極大地震動了蔣軍內部,有力地鼓舞了全國人民的勝利信心,配合了陜北及其他戰場的勝利攻勢。戰役結束后,敵第一兵團司令湯恩伯被撤職,整編第二十五師師長黃百韜、第八十三師師長李天霞等也受到處分。蔣介石多次痛心疾首地說:“孟良崮的失敗,是我軍剿匪以來最可痛心最可惋惜的一件事”;“真是空前的大損失,能不令人哀痛”;“必須等到我們全軍一番起死回生的改造之后,乃能作進一步的打算?!蓖跻浔硎尽皩ζ呤膸熤?,有如喪父之痛”。蔣介石等的哀鳴,說明了此役給敵人打擊之慘重,而所云“起死回生”,不過是一場幻夢。后來的事實證明,經過孟良崮戰役,敵入雖仍未放棄對山東實施重點進攻的計劃,但其進攻的勢頭已經被打掉了,并且從上到下真正地被我們打怕了。

編輯:網絡編輯 
qq三国镶工前期怎么赚钱 三分彩开奖不一样 闪电配资 北京快乐8开奖走势图 湖南体彩赛车今日开奖 快中彩开奖 河南快三推荐预测 河南22选5开奖结果查询 广西快乐十分和值推荐号码 重庆快乐10分遗漏 35选7中奖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