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皇漢武最愛的上林苑,面積是今遺址的425倍!里面有何玄機?

2019年12月9日

提到園林,大多數人想到的都是蘇州的典型園林建筑。江南的園林以占地面積小,景致變化多,意境悠遠為特點。但殊不知,在秦漢時期的京畿地區,有著一座世界級別的超大園林——上林苑。它集合了山、水、農、獵、兵等功能于一身,不同于江南的園林,帶有秦漢帝國豪邁而寬闊的氣質,上林苑的特點就是規模大、地域廣與功能多。雖然上林苑早已化為塵土,但從歷史中,我們仍然可以感受到,曾經的皇家園林的壯觀。

一、皇家園林的前世今生

上林苑是秦漢時期的皇家園林,古代的位置大約在今西安市南部,面積大約340平方公里。從秦至漢,上林苑一直是皇家最重要的園林,帝王們在此營建宮殿,打獵嬉戲。上林苑的修建與擴張,經歷了兩朝與多位帝王,它的不斷擴大,是帝國國力提升的一個側面。

上林苑

據學者考證,上林苑最晚出現在戰國的秦惠文王時期。秦始皇統一六國后,國力強大,為了滿足自己的欲望與歌頌豐功偉績,秦始皇在全國各地大興土木,建造宮殿。上林苑也在這時期加以擴張與營造,著名的阿房宮,便是建造于上林苑中,“始皇以為咸陽人多,先王之宮廷小。吾聞:周文王都豐,武王都鎬。豐、鎬之間,帝王之都也。乃營作朝宮上林苑中。”此時的上林苑已經具有不小的規模,“于是乃入上林齋戒。日游弋獵,有行人入上林中,二世自射殺之”,可見,此時的上林苑除了有阿房宮這樣的宮殿建筑,也能供給帝王游獵其中。

秦代上林苑

漢代秦后,社會經濟破壞嚴重,漢初“文景之治”,統治者相對勤儉,對于上林苑的開發較小。一直到年輕的漢武帝劉徹即位,上林苑重新開始成為帝王的游樂場。漢武帝天性尚武,而又年輕氣盛,在即位之初,一直被太后竇漪房壓制,無處施展自己的抱負,只得寄情于山水游獵之中。建元三年,漢武帝微服私訪,“北至池陽,西至黃山,南獵長楊,東游宜春”,游玩上林苑。武帝偽裝自己的身份為平陽侯,常常外出幾日而不回宮,在上林苑中營建了供自己居住與更衣的行宮十二處。除此之外,漢武帝也擴大了上林苑的范圍“舉籍阿城以南,盩厔以東,宜春以西……屬之南山”,將阿房宮到終南山的廣大地界,都收為了帝王專門的游樂場所。

漢武帝劇照

由于文景二帝較少去上林苑,所以在上林苑中有許多農民在此開墾土地,種植農物。武帝每次到來,都縱馬射獵,“馳射鹿豕狐兔,手格熊羆,馳騖禾稼稻粳之地”,踩踏農作物,使得當地農民不滿。在武帝企圖占據農田擴大上林苑時,東方朔曾有過諫言。他先描述了民眾的慘狀“幼弱懷土而思,耆老泣涕而悲”,而后將武帝比于暴君,“靈王起章華之臺而楚民散,秦興阿房之殿而天下亂”,認為大肆擴張園林會導致天下大亂。武帝看到上奏后,不僅沒有生氣,還將東方朔升官,但卻沒有采用他的建議,仍然擴張了上林苑。

東方朔

武帝之后的昭宣二帝,仍然時常來到上林苑中游玩。而到了帝國后期,伴隨著地方豪強勢力崛起、經濟的崩潰、統治階級內部腐化等問題,國家沒有錢去維修上林苑。王莽篡位后,各地起義風起云涌,上林苑遭受戰火破壞。在班固的《西都賦》中,上林苑已經成為“徒觀跡于舊墟,聞之乎故老”的廢墟。東漢時期的上林苑已經不復往日的輝煌。

上林苑遺跡

二、應有盡有的大型樂園

在中國歷史上,沒有任何一個園林能在規模上和實質內容上超過上林苑。上林苑之大,大到里面應有盡有。江南的園林,無論假山、池水或是建筑,都是點到為止,只重其形與意。上林苑則不同,除了形與意以外,還兼顧了質,山林樹木高大巍峨,池水寬闊,宮殿雄偉高大,氣象壯闊。當時的文人墨客,無論司馬相如、揚雄而或班固、張衡都對其壯觀發出感嘆。

八水繞長安,保證關中平原的富庶,而這八條河都流經上林苑。司馬相如在《上林賦》中寫道:“終始灞浐,出入涇渭;酆鎬潦潏,紆馀委蛇,經營乎其內。蕩蕩乎八川分流,相背而異態”。八條河水,或蜿蜒,或奔騰,在上林苑中有的寬闊緩慢,形成寬闊的平原,有的則洶涌澎湃,浪花飛濺。

渭河

除了自然河流,上林苑中也有許多人工池塘,并修建出高臺和島嶼,供給游玩參觀。中國古代最大的人工湖——昆明池便開掘于其中。據記載,漢武帝修建昆明池是為了練習江河海戰,“時越欲與漢用船戰,遂乃大修昆明池也”。昆明池是否真的發揮習戰的功能我們不得而知,但漢武帝確實在池中檢閱過水軍。能容納帝國水軍的池子面積和水量自然不小,據考古發現,古代昆明池面積達到16平方公里,大于當時長安城的面積,加之引水得當,漢朝時的昆明池不可不謂浩淼。其實,昆明池的作用不止于此,它的建成,保證了上林苑的供水,調節了關中地區的漕運,甚至還承擔了水產養殖的功用。

今日昆明池

上林苑南靠終南山的北麓,自古以來,終南山就具有重要的地位,“夫南山,天下之阻也”,這里山峰高聳,重巖疊嶂,樹木茂盛。多樣的環境使得上林苑成為了國家動植物園。張騫通西域后,帶回來了各種奇異的動物和植物,而它們都被養在上林苑中。根據司馬相如的所見,這里有“盧橘黃甘,枇杷橪柿,梬棗楊梅,櫻桃蒲陶”等西域而來的植物。在上林苑的南邊,遍布著犀牛大象麋鹿等動物,北邊卻是麒麟駱駝,驢馬騾子之類,在森林中,更有猿猴、蟒蛇、鼠類。漢代的上林苑,是一個集天下之精華的自然保護區。

秦嶺

這樣的地方,自然是帝王們最愛的游樂之地。天子在這里展現他的氣派:“乘鏤象,六玉虬,拖蜺旌,靡云旗,前皮軒,后道游”;也向世人展現他的勇武:“箭不茍害,解脰陷腦,弓不虛發,應聲而倒”。這樣的描述或許是司馬相如夸張之詞,但卻能反映出帝王對這里的喜愛。在這里,皇帝廣建宮殿,離宮別館就有36處,有登高觀景之所,有大宴群臣之處,也有聽音樂會的大禮堂,“奏陶唐氏之舞,聽葛天氏之歌,千人唱,萬人和”。除此之外,這里還能供給天子賽馬,賽狗與看戲,帝王想看的,想玩的,這里都應有盡有。

如此的地方,或許不能稱為皇家園林,它集合了各種景致,匯合了各種稀奇物種,它既是野生動植物園也是帝王游樂場所,它就是當時最全面的一座自然人文博物館。

三、天子封邑,功用多樣

上林苑在周秦便是天子的封邑,這里除了游玩的功用外,其實也承擔著農業生產、軍事訓練等職能。漢代地主田莊經濟發達,地方豪強擁有田莊,集生產保衛管理功能于一體。上林苑管理直屬于少府,換個角度說,就是天子私人的皇家田莊。

漢武帝劇照

有著八條河流的滋潤,以及泥沙沉積形成的平原,上林苑的土壤肥沃,適合農業耕作,在東方朔眼中,這里就是“厥壤肥饒”。漢武帝對上林苑控制加強之后,這里成為皇家生產的基地。武帝時期對上林苑進行了廣泛的農業開發,據司馬相如記載,武帝在縱情游樂之后突然醒悟,命令官員“地可墾辟,悉為農郊,以贍萌隸,隤墻填塹,使山澤之人得至焉”。

館臺榭沼池苑囿林麓藪澤財足以奉郊廟,御賓客,充庖廚而已,不奪百姓膏腴谷土桑柘之地”,不奪百姓之地是溢美之詞,上林苑本就是從農民手中奪來,但實現自己自足卻是實話。上林苑中也供給皇家許多農業副產品,除了上文提到的昆明池的魚類養殖,還有葡萄園、扶荔園等種植瓜果蔬菜,更有禽類的養殖,提供皇室的肉制品。除此之外,上林苑繭觀也生產經濟作物,“春桑生而皇后親桑于苑中”,這里的桑館供給了皇室大量的布匹與絲織品。優良的環境與廣闊的地域,供給了皇室的多方面需求。

漢畫像石拓片:打獵

狩獵活動在古代本就是一種戰爭演戲行為,漢武帝在年輕時多狩獵之事不僅僅是個人愛好,也是對于軍事戰爭的一種訓練。他在狩獵時,常常召集邊地善騎射的子弟“詔隴西北地良家子能騎射者期諸殿門”,相約于殿門前,后來該門便被稱為期門。而后建立的期門軍與羽林軍,便在上林苑中進行訓練,“羽騎營營,戶分殊事,繽紛往來,畾轤不絕”,并成為了貴族精銳部隊,誕生了許多優秀將領。漢武帝在狩獵時,有意識的進行戰略戰術的訓練,衛青,霍去病針對匈奴所采取的迂回包抄戰術,便是在上林苑中狩獵得到的經驗。

文史君說

上林苑是我國古代園林的一個典范,是我國最富盛名的一個皇家園林。其面積之廣,與所包含內容與職能之多,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就如司馬相如寫道的:“君未睹夫巨麗也,獨不聞天子之上林乎”,其奢靡與豪華程度也是后世難以比擬的。這種氣質,同秦漢時期,中華民族向上而勃發的精神是對應的。放在秦漢時期的歷史大背景中,則可以視上林苑為與地主田莊相同的經濟形態表現,只是更為巨大。秦漢中央集權帝制初創,地方管理體系尚不成熟,中央和帝王可以直接利用國家資源力度有限。加之傳統貴族制度未完全瓦解,地方豪族掌控大量土地。所以,在上林苑中才能形成自給自足的供給皇室的經濟形態。

如今,上林苑早已淪為歷史,其原址也建起了高樓大廈,唯一的遺址公園,面積近1200畝,約0.8平方公里,遠不能顯示它當時的壯觀。但在歷史記載,文人墨客的筆下,我們仍然能夠感受到,上林苑的壯觀與富足。

編輯:網絡編輯 
qq三国镶工前期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