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萍鄉整治墻上的形式主義,減輕考核壓力 冊雷村摘掉71塊牌子

2020年5月12日

核心閱讀 

  中共中央辦公廳近日印發通知,持續解決困擾基層的形式主義問題,其中要求進一步改進督查檢查考核方式方法。

  江西萍鄉大幅精簡督查檢查考核項目,專項清理基層“掛牌多”問題,不將懸掛牌子作為評價考核內容。通過整合機構、轉變職能,牌子摘了,檢查少了,基層干部更有干勁兒了。

 

  冊雷村第一書記周君毅上任第二天,村部多了一塊新牌子,掛在她辦公室門框上,寫著:“第一書記辦公室”。

  江西萍鄉市安源區五陂鎮的冊雷村,曾是“軟弱渙散村”。2018年8月,冊雷村委班子重組,周君毅由安源區社保局調任駐村第一書記。上任伊始,她本想好好熟悉下新環境,卻先被各式各樣的牌子難住了。

  去年以來,萍鄉市向形式主義和官僚主義“開刀”,冊雷村71塊牌子被摘掉,職能實現了集中整合,考核壓力得以減輕,村干部也有了更多精力為群眾排憂解難。

 

  9名工作人員84塊牌子,每塊牌子都對應一項考核指標 

  “就為一紙證明,跑了小半年!”說起自己辦理被征地農民養老保險的糟心事,64歲的村民劉菊林一肚子苦水,“這個干部讓我找那個,樓下的辦事員讓我去樓上問,他們指著墻上的牌子給我看,都說‘這事兒不歸自己管’,可我一個老太太哪能鬧得清楚???”

  冊雷村黨群服務中心,只有9名工作人員,曾經掛了大大小小84塊牌子。十幾塊牌子把正門裹得嚴嚴實實,掛不下的被釘在了兩側的防盜窗上。有的牌子上擠了十幾個字,干部念著都別扭,更難以把職能和牌子對上號。

  每塊牌子后面,都是一項工作要求,相應的就有一項檢查考核,不掛牌就會被扣分。一些部門進而形成攀比風氣,將掛牌多寡與工作重視程度片面畫等號。個別部門甚至要求設置專門辦公場所,可村部空間有限,房子就那么幾間,“只好來了哪家的人,就換哪家的牌”。

  周君毅到任時,正值下半年迎檢高峰期,各個條口的檢查組一茬接一茬,最多時一周接待了3撥。檢查強調“痕跡管理”,每塊牌子都要看到,否則就會被扣分。由于缺乏相應的摘牌退出機制,工作開展得越多,牌子也就越多,即便階段性任務完成后,牌子依舊“賴”在墻上。長期只做加法、不做減法,日積月累,牌滿為患。

  一星期過去了,周君毅還沒有完全記住這些牌子,沒有厘清哪個辦公室具體負責哪項工作。她給自己定下盡快走完全部625戶村民的小目標,但迎檢任務著實令她分身乏術,很是無奈:“要應付的檢查多了,服務群眾的時間必然減少?!?

  掛的牌子多,干部搞不清,來辦事的村民更是暈頭轉向。還有個別干部把牌子當成推諉塞責的理由,辦事難、辦事慢,群眾意見不少。

 

  制定掛牌清單和建議清理目錄,專項治理“掛牌多” 

  2019年1月,萍鄉市紀委下發通知,集中開展基層“掛牌多”問題專項清理。

  摸清底數才能心中有數。紀委監委、組織、民政等部門成立聯合工作組,制定掛牌清單和建議清理目錄,其中鄉(鎮、街道)由132項各類掛牌規范為21項,降幅達84.1%;村(社區)由87項規范為13項,降幅達85.1%。

  冊雷村也迅速開展對照清查,梳理出各類牌匾84塊。摘哪塊留哪塊呢?周君毅帶著班子成員們逐一討論核對,確保一把尺子量到底。

  首先,不經常性開展工作的牌子得摘,比如村里壓根沒人擁有心理咨詢師資質,掛塊牌子形同虛設;其次,職能相近的牌子要減。比如紅白理事會、殯葬改革辦、散埋亂葬專項治理辦,功能有重合,都掛牌實在沒必要;再次,確定保留的牌子也要分類處理,除支委、村委、監委、民兵連四塊牌子對外懸掛之外,其他牌匾只進行內部掛設。

  核算完畢,共需摘牌71塊。此時,不少干部面露難色,一陣竊竊私語。老支委周堅坐不住了,說出了擔憂:一下摘掉這么多牌子,以后上頭來檢查,影響了考評咋辦?

  面對大家的顧慮,周君毅耐心解釋,基層減負是項系統工程,有了清理掛牌這步先手棋,后續的配套措施肯定會跟進。果然,去年5月,江西省印發《全省基層掛牌和考核評比專項清理整治方案》,明確全省各級各部門不得把基層是否懸掛相應的牌子作為評價考核其工作的內容,各設區市只對社區保留最多4項考評。據此,萍鄉市出臺了落實方案,對市級開展的督查檢查考核項目進行大幅精簡,減少比例達73%。

  根子上的問題解決了,基層干部吃下定心丸。摘牌那天,曾在會上提出不同意見的周堅也手持扳手,踩著梯子登高卸牌。

 

  減牌不減服務,工作是做出來的,不是掛出來的 

  墻上清爽了,干群關系也更加親近。如今,劉菊林的保險已辦妥,每月能領900多元養老金。前些日子,村干部上門查看,將她家列入農村廁所改造計劃名單,預計可獲得5000元補貼。

  記者了解到,過去由于牌子多,各管一攤又往往職能不明晰,干部坐在辦公室里等著村民上門找。摘牌后,村里對各個條口的功能和辦事人員進行整合,集中在村部一樓設置便民服務大廳。經過系統培訓,每位工作人員都能受理全部業務。一人在崗、事事通辦、一次辦結,村民再也不用“按牌索驥”了。為了讓群眾零跑腿,村兩委干部還加大上門入戶的力度,把服務送到了群眾家里。

  這樣的變化,72歲的村民林元海格外有體會。3年前,施工挖斷供水管,替換上的管道卻比原來小一圈。林元海家所在的9組地勢高,水壓低得很,高峰期根本供不上水。問題沒少反映,得到的回應都是“我們研究一下”,村民們無奈只好備缸儲水,一湊合就是好幾年。去年,村委新班子主動上門入戶調研,協調出資安裝了智能加壓泵,解決了21戶村民的用水難題。

  冊雷村的新變化,群眾有感受,干部也有感觸。周堅說,以前為應付各項檢查,每塊牌子也都對應了一本臺賬,整天寫寫記記抄抄,摞起來有小山高,但對實際工作卻幫助不大。如今,檢查少了、牌子摘了、臺賬也不必面面俱到記成流水賬了?!肮ぷ魇亲龀鰜淼?,不是掛出來的。清牌減負,讓我們從繁文縟節中騰出手干實事?!敝芫阏f。

  在去年的專項清理中,萍鄉市共摘除掛牌9700余塊。萍鄉市紀委書記郭力根表示,今年還將持續以“廉潔萍鄉”建設為抓手,進一步推進基層減負,確?!皰炫贫唷眴栴}解決好、不反彈。

 

  《 人民日報 》( 2020年05月11日 13 版) 

編輯:網絡編輯 
qq三国镶工前期怎么赚钱 上海有哪些期货配资 大唐国际棋牌下载 排列3一定牛 安凯客车股票股吧 山东省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幸运飞艇9码图 北京pk10前二8码万能码 福利彩票历史查询 北京11选5基本走势 财神捕鱼充多少钱打